主页 > 技节探索 >少女随刮刮乐成员离家‧家属发动寻人‧男子愿放人 >

少女随刮刮乐成员离家‧家属发动寻人‧男子愿放人

少女随刮刮乐成员离家‧家属发动寻人‧男子愿放人(吉隆坡21日讯)52岁父亲申诉,15岁独生女于数个月前结识了一名从事刮刮乐的23岁男子“阿亮”后,疑在男方游说下留书离家出走,甚至要求父母勿将家丑外扬,让父母伤透心。为了寻找女儿,他们已4天无法入眠,相信“阿亮”不堪压力及自知犯下拐带的重大罪行,而在记者会现场,透过电话答应让少女重返父母怀抱,夫妻俩才放下心头大石。刘先生(52岁,小贩)激动地说,女儿刚满15岁,男子则是23岁大人,倘若男子是好人,应该主动会见父母,循正规方式追求女儿,怎幺可能会把未成年少女拐带走?与此同时,他也担心年幼无知的女儿在被带走期间恐遭性侵。“她才15岁,万一被性侵怀孕了怎幺办,她该怎幺把孩子养大?”他週四在民政党全国公共服务及投诉局主任刘开强陪同下召开记者会说,女儿刘紫萱(15岁,辍学生)在11月18日假借要与友人外出逛街,领着一个包包出门,岂料这一去却彻夜未归,待他发现不妥到女儿房间查看时,才发现女儿的衣物已不见,只留下一封信,要求爸妈勿寻找她,更强调这是个人决定,没有任何人把她带走。在惊觉女儿离家出走后,刘氏夫妇焦急的到处寻找女儿,也透过身边朋友协助将女儿失蹤的消息放上面子书和微信,几乎任何方式都不放弃尝试。父母忧心4天无法入眠“我只有这幺一个女儿,她是我的命根,我不知道她为何要离家出走。”他随后联络一名与女儿交情甚好的朋友,在后者的协助下,成功登入女儿的面子书,惊觉女儿与一名男子有频密往来,甚至在言语间打情骂俏,关係进展迅速,还以“老公、老婆”暱称彼此,男子还游说要带紫萱到槟城。刘先生指出,看见男子的照片后,他立即认出对方是在其小贩摊位对面从事刮刮乐的其中一员。“数个月前,我在某商场摆摊,由于女儿辍学便帮忙我做生意,不远处就有个刮刮乐的柜台,女儿和男子就是这样认识的。”他说,他曾劝女儿提高警惕,直指刮刮乐这份工作没前途,而妻子也曾吩咐女儿不要理睬刮刮乐成员,女儿一口答应,岂料却私下与男子往来。到刮刮乐柜台寻男子资料刘先生掌握“阿亮”的身份后,立即到刮刮乐柜台询问,软言相劝要求“阿亮”的同事提供他的身份证及联络电话等资料。他在记者会上强调,女儿离家前毫无预兆,一家三口关係良好,平常都有商有量,他们也不曾阻止女儿结交男友或限制外出,对女儿几乎是有求必应。因此,他认为涉世未深的女儿相信是抵受不住男方的甜言蜜语而离家出走。记者会前接获女儿来电刘氏夫妇连日来为了寻找女儿无所不用其极,打了九十多通未接电话给女儿、拼了命到处拜託友人协助,也将事件发布到网际网络,希望透过大众力量找回爱女。凑巧的是,在记者会开始前,刘氏夫妇接获来自霹雳州瓜拉江沙资源巡逻队的来电,指已经找到紫萱的下落,有关地点恰好与“阿亮”的家乡和丰相近。在接获巡逻队来电后的5分钟,女儿紫萱主动拨打电话给父母报平安,先是推说自己在吉隆坡,尔后又说在怡保,一直不肯透露所在位置,只是不断交代自己在工作,说话的语气就像做错事的小孩般怯懦。刘先生猜测,巡逻队应是找到了阿亮的家人,在家人的施压下,阿亮了解自己犯了严重罪行,因此才吩咐紫萱打电话报平安。在紫萱挂断电话后,刘太太再次尝试拨打,这一次紫萱并没拒绝父母来接她的意愿,但却迟迟不肯说出所在位置,电话旁似乎还有人在对她耳语,让刘氏夫妇起疑心。男子不断要求销案随后,紫萱再次主动拨打电话,刘先生软言哄诱女儿说出所在地,而女儿得知父亲正在召开记者会后,焦急得在电话中哭了出来,担心男友会遭对付。在阿亮接过电话后,刘先生先是以责备的语气斥责他一番,而阿亮由始至终不曾说过一句道歉的话,仅不断要求刘氏销案及不要再逼他。“他答应会让女儿回来,其余的事我和他会私下再谈。我要带女儿验身,以查明她是否有遭到性侵。”刘氏夫妇在记者会结束后,匆匆驱车赶到江沙接回爱女。留信称难忍受现阶段生活刘紫萱在留给父母的离家信中多次提及自己没办法忍受现阶段的生活,还说自己承受得很辛苦,甚至想过自杀。对此,刘先生澄清,那只是女儿离家出走的藉口,事实上,他们对待女儿犹如掌上明珠一般。“她要甚幺我就儘量买,买不起的就让她先等一等,有钱了再买,毕竟钱财是身外物;就像她现在用着的手提电脑也是最新款的,手上两支智能电话比我的还要好。”他提及,女儿向来文静乖巧,根本没想过孩子离家出走的事件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因此看到女儿的离家信时,差点晕倒。拐带未成年少女可监7年民政党全国公共服务及投诉局主任刘开强指出,这宗案件已抵触刑事法典361条文,即任何人在没获得监护人同意下,带走未满16岁少女者,将被控拐带,一旦罪成,最高刑罚是被判7年牢刑。他希望江沙治安队伍能儘快将少女带往邻近警局,以便少女的父母能顺利接回孩子。此外,他说,投诉局在今年接获4宗有关未成年少女离家出走的投诉案。◆刘紫萱离家出走的信件内容:“我没办法再顶(忍)受这种生活了,无法再为你们挺下去,我挺得很辛苦,辛苦到我想要自杀啊!我每天都强颜欢笑,让我很辛苦了,你们全部压力都压在我身上,我很大压力……。”“怎样都好,我都不会回去过着我不喜欢的生活,也不会让你们找到我,我从来都没有求过你们,我求你们不要来找我了,也不要报警找我了……”“你们一定讲有人带我走的,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们,这次离开是没有人带我走的,是我自己想走的……”‧2014.11.21